万砸摸着良心。

挖坑不填选手。

【all叶问】酌情风流

别看了就是all叶问。
是的全员。
请自动带入甄子丹版本。
不适者慎点。



3/李钊

李钊是个理性主义者,他年轻时就将未来的一切都规划的整整齐齐,人到中年时已然有老婆有孩子有稳定的工作,在所有人眼中他都是个成功者,带着些自傲和圆滑的自私的成功者。

佛山是一个武馆争相拔起的地方,免不了各门各派之间的斗争,李钊每天做的最多的事便是提着枪去化解这些矛盾,作为一个警察队长来说这未免太屈尊降贵,但这的确是每天他唯一要做的事,没有惊心动魄的追捕,只有永远解决不完的纠纷和每日午后去武痴林茶楼吃份糕点的无聊生活。

如何自保?

枪是李钊最离不开的东西,只有那充满金属质感的枪把沉甸甸握在手中才能让他感到些许安心,也许是他遇事下意识拔枪的后遗症,他认为武器是自保的唯一办法,并对那些徒有虚名的武馆感到虚伪和不齿。

李钊对于家庭观念很看重,并不是说他对妻子的感情有多深,而是因为他是个孝子。彻彻底底的孝子属性叫他只想老人看见家庭和睦时能够舒心,为了这点他连自己的一切都能摈弃。

李钊和叶问曾经有过几面之缘,对于叶问他的观感其实很复杂,叶家金贵的少爷,娶妻生子后也依旧醉心武学,他拥有自己一辈子都打拼不来的东西,在佛山是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而李钊恰恰看不惯这样的存在,或许是因为嫉妒,导致他每次遇见叶问时会都下意识的留心观察这位叶少爷的一举一动。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在叶问那里领悟到并非只有武器才能自保,不能光借助外力,只有在强化自己之后才能以武器当作辅助。经过金山找一事后,叶问的强大深入了每个佛山人的心中,李钊对这位叶少爷终于有所改观,他觉得叶少爷能够称得上叶师傅这一称号了,过往的纠纷悉数化解,但长期的留心观察却转化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李钊能肯定自己喜欢女人,可是叶问却成了一种特别的存在,敬佩和喜欢杂糅在一起深刻入心变成了信仰般的存在,只要相见心便会砰砰直跳,无关情爱,也不想去占有。

如此相安无事了一段日子后,日军入侵终于打破了佛山的宁静。曾远赴日本留学的李钊理所应当的当了日军的翻译官,被千夫所指也无妨,他只要家人的平安健康。

如何自保?

在乱世中有宁折不弯之辈,亦有趋炎附势之辈。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存法则,根本目的无非是想让自己过的更好,如何去判定善恶。在李钊看来自己并未帮日军杀人,他只是个翻译官,所以他仍是个中国人。有些事是必须有人去做的,他不指望这么大个佛山能有第二个学过日语的人,他也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评价,他在乎的是叶问的态度。

李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执着于叶问,他心里清楚自己是绝对不会和叶问有所牵连,更不敢靠近半步,但人心也是肉长的,他控制不了自己不去想他,控制不了自己不去帮助他。他帮助叶问一家躲避日军,帮助周清泉隐瞒叶问的踪迹,却算漏了叶问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即便自己再如何努力,他对叶问来说也仅是个萍水相逢的恩人,叶问保了他李钊,保了周清泉,却没有保自己。

说实话,他认为武术在这乱世中完全没有自保能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金属枪杆面前再厉害的功夫也无济于事。叶问凭着一身本领得到三浦的青睐,也因为这份青睐而陷入泥沼,李钊知道自己是一个明智的人,他没有叶问那般风骨,他只有圆滑世故的性格。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活法,没有人能看不起他。李钊在那三日里想了很多,他帮周清泉办到了离开佛山的通行证,他明知叶问输是死赢亦是死,但他却无法劝动叶问,因为他清楚叶问将自己当成了一根导火索,只有叶问赢了,才能代表中国人百折不挠的坚韧品格,才能唤醒佛山人的反抗精神。

和三浦的那场比赛叶问果然赢了,李钊时刻注意着副官的动作,并在第一时间阻扰了副官的那把枪,叫副官射偏没有打中叶问的致命位置,但他在最后一刻突然后悔了,他不该放周清泉和叶问一起离开。在过去日子的观察里他清清楚楚的明白周清泉对于叶问的畸形情感,李钊并不认为自己对叶问也是那般感情,他不想占有叶问,同样他也不想给周清泉机会让他去占有自己的信仰。他手里握着那把沾染了叶问和副官血的手枪,将最后一颗子弹送入周清泉的大脑。

“我不会让你和叶问一起离开的。”李钊隔着人群朝周清泉大声喊叫,然后趁着人群拥挤举家迁徙离开了这个承载了太多是非的地方。



如何自保?

李钊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是一个自私的成功者,他在乎的只有家人和叶问。为什么称他为成功者,因为他在乱世中保住了家人也保住了叶问。如何自保?李钊重新定义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在时代变迁中仍能保持本心,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住的东西,才能算自保。自保的办法有很多,只要不留遗力的用尽各种办法,无论是武力或借助外力。

李钊举家搬至安全无战火的地方暂时居住了下来,未来还有一场恶战要打,他十分清楚自己有能力自保,而他知道叶问同样也会活的好好的。

最好未来也不会再有联系,这样最好,他们本来也不过萍水相逢。


续。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