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砸摸着良心。

挖坑不填选手。

【瞳耀】梦境制造机

1.咸的梦

 

浪涛肆意侵蚀岩壁的声音震耳欲聋,沿岸沙地粗糙,伴随着被海水浸泡过的某种黏腻感,使躺在沙滩上的白羽瞳难受至极。西装裤和衬衫紧贴在身上,又被风吹得冰凉,白羽瞳一个喷嚏将自己打醒,睁着眼睛愣愣看向四周。


“醒了?”身侧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白羽瞳侧过脸去,看见展耀正环着手臂靠在他身边,背部抵住岩石,眼皮轻轻下垂着。


“这是…”白羽瞳环顾四周,脑子里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轻轻皱住了眉头“赵爵…爆炸,指令是天使。”


“至少我们拿到了指令…阿嚏!”展耀蓦得一个喷嚏。


“猫儿?你冷不冷。”白羽瞳瞪起眼睛,胳膊肘棱着沙地撑起身子,探出两根手指贴在展耀手背上,却被那冰凉的温度给惊得一愣“怎么这么凉。”


“废话,我在你醒半小时前就醒了。”展耀眨眼,将手背往白羽瞳的指腹下蹭了过去。正常的人体温度对他目前的状况来说有着极度的吸引力,现在他无比羡慕这只老鼠所拥有的好体质——那帮助身体无论处在什么情况,都不会因为周遭环境的变化而影响自身的体质,是展耀从小嫉妒到大的。


白羽瞳敏感的发现了这猫的小动作,被蹭的手背莫名泛起波澜,跟过了电似的酥麻感此起彼伏,他猛地将手抽回,另手死死盖住手背,张嘴却发不出声,鼓膜几乎被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给震破。


展耀对白羽瞳的异状毫无察觉,热源消失,他只能将手拢在面前轻轻呵气,湿漉漉的头发结成缕,软软的贴在脑门上,乖得跟奶猫似的—落水的猫,可爱又可怜。


白羽瞳倒吸口气,仓皇移开视线,余光却又不受控似的往展耀那儿瞥。可能实在是着了凉,某只猫完全失去以往的神气,毛发服帖,眼皮都在打架,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穿着半湿不干的衣服,身子被风吹得直颤抖。


“阿嚏…!”展耀连打三个喷嚏,抬起眼睛望向白羽瞳,声音都虚弱了不少“赵虎他们怎么还没找过来。”


“啧。”白羽瞳提腕看表,发现表面早就因爆炸碎得一塌糊涂,时分秒针还在抽搐着做无力挣扎,而定位器早已被冲到不知名的哪处海底去了,顿时燥意由心生,又见展耀苍白的嘴唇,不由沉下眉眼,冲展耀抬起手臂“过来,你要是再被海风吹下去,今晚准得发烧,到时候我又要花心思照顾你。”


随后,怀里便钻进了一具冰凉的身躯。


白羽瞳将手贴在展耀削瘦的后背上,尽可能将热度往展耀身上渡过去,低低叹气。这猫实在是瘦的过分,身子骨孱弱不说,从小到大小病就没断过,只要稍微忙点,发烧就肯定逃不了的,所幸这只猫被照顾惯了,要是真放他一个人,哪天把自己折腾没了都不奇怪。


“小白,我想喝热水。”怀里缓过劲来的展耀开始作威作福了,猫大爷出声提要求,一般都是有求必应,只是这荒郊野外的只有海水,半滴纯净水都见不着,更别提热水这种高级东西了。


“憋着,等回去再喝。”白羽瞳差点儿没给哏断气,在展耀屁股上狠狠抽了一把。


“嘶,死老鼠,我快渴死了。”展耀舔舔嘴角,浓重的咸味在舌尖蔓延,涩得令人发指“海水怎么越喝越干。”


白羽瞳瞬时咬紧后槽牙,琢磨出不对劲了,感情这猫在自己醒之前喝了不止一口海水?


“你到底有没有常识?”白羽瞳捧着展耀的脸仔细看他的嘴唇,见已经干裂,语气里顿时夹杂了几分怒意“喝了多少。”


“不多,就…三口吧。”展耀自知理亏,抬手将白羽瞳的爪子拍开,眼睛看向别处“我不也是渴么。”


“你这死猫。”白羽瞳竖起眉毛,叉着腰焦虑的在原地徘徊两圈,两三步爬上了周围较高的一块岩石,只见方圆百米皆是沙地,没一处水源。


“小白?”展耀抬着脸望向高处的白羽瞳。


“没有纯净水。”白羽瞳摇摇头,从三米高的石头上跳下来,指节抵着下巴陷入沉默好半天,目光若有所思地投向展耀的嘴,终于勾了勾手指“猫儿,你过来。”


“?”展耀抬步子走过去,未来得及出声,就被一把摁在了岩壁上。


“给你来点淡水。”白羽瞳略一垂首,轻而易举地找准展耀的嘴唇吻了上去,湿润的舌头撬开唇齿灵活钻了进去,舌尖舔遍展耀口腔里每一寸咸涩的地盘,追着展耀躲闪的舌头来回地缠。


展耀揪紧白羽瞳的胳膊挣扎不得,指尖几乎掐进他的肉里,喉结滚动被迫咽着口水,神色显而易见的惊慌“干什么…够了…。”


白羽瞳却跟改变初衷般,对于拒绝的话语不置予分毫理会,只专心致志埋头苦干,唇舌都吻到发麻,口中充斥着相同的咸味,胸膛紧到几欲爆炸,过分活跃的心脏悬在胸腔里,每一鼓动都压迫着嗓子眼,头昏脑胀却兴致高升,还有隐隐要更上一层的势头。


不够。


不太妙。


展耀柔软的唇是白羽瞳觊觎良久的,猫儿有舔唇的小动作,思考或发呆时出现的频率最高,他对展耀的心思就像拥有引线的老式炸弹,不管埋藏多久多深,只要引线一燃,嘭,所有的压抑和理智都将会灰飞烟灭,碎得渣都不剩。


白羽瞳手掌辗转在展耀湿哒哒的腰腹,掌根摩擦着,将蠢蠢欲动发挥到淋漓尽致,箭身绷紧于弦,心窝被烈火烤炙,鼻息如岩浆,每寸肌肉都在躁动不堪。



腰间一疼,白羽瞳猛地睁开眼皮,就见自己被踹倒在床下,被窝里睡相不好的展耀大被蒙头睡的正香。


遮光窗帘被微风吹得左右摆动,将地板上笔直的一条光线撩得九转十八弯,万里皆晴。白羽瞳吁气,随手关掉了床头正滚滚冒蒸汽的加湿器,扯着裤裆进了浴室。


半晌,展耀掀开被子,睡眼惺忪又满含震惊地发愣,手背不自觉覆住嘴唇。


是梦啊。



——————————

O梦境制造机-那只加湿器,里面的液体有奇异的功效,是爵爷留下的好东西。

O第一个梦有点草草了事,后续还有几个梦,随缘更新。

O双暗恋到袒露心声,这段时期两人做的是同样的梦。

评论(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