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砸摸着良心。

挖坑不填选手。

【瀚冰】震惊!某高姓男子竟公然见异思迁与女星传绯闻

一发完。

真实垃圾排版。




 

这是季肖冰手机关机后的第三个小时。


客厅里摆放着的巨大电视还在重复播放着三小时前的内容。


季肖冰十指交叉静坐在电视前,全身的支撑仅靠撑着膝盖的胳膊肘,不置一词,任凭昏暗客厅内电视屏冷光打在脸上,不在乎面色看起来是否苍白。他支撑头颅的脊椎有些泄力,使后颈折出一道弧线来,携着恰到好处的疲倦和脆弱,与那种近乎萧索的纤细相辅相成。


这电视机是落地屏的,几乎占满了整个电视背景墙。当初买它的时候季肖冰就觉着这太浮夸了,完全没有实际意义,高瀚宇却兴致高昂,以‘用它来打游戏很爽’的理由喜提巨屏电视一台。


现在这台电视上是一张放大的照片,托屏幕大的福,照片底端的解说字幕个个跟石子儿似的扎眼,视频里操着不标准普通话的男音拥有所有娱乐圈狗仔特有的腔调,再配上多此一举的变声器,就使得整个声音变得尖锐刺耳,像乌鸦嘈杂不堪,那语气里带着故作戏谑的油腔滑调,笑着调侃世间所有发生的不幸。


电视里的视频被季肖冰重播了整整三个小时,几乎已经熟稔到可以倒背如流,这段文稿通篇内容无外乎是讲某男星与某女星的绯闻暧昧,只是那男星他很熟悉,熟悉到今早他们还同床共枕着,交换了第543个早安吻。


他还记得今天早晨高瀚宇离开家时的脸,鼻梁到下巴都被黑口罩挡着,棒球帽斜戴在脑袋上,眉毛半藏在刘海后面,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笑得过分灿烂。


这位三十多岁的高先生临出门前正拿额头拱着季肖冰的肩膀,像个小孩一样无目的撒娇,季老师无奈地笑,捧着大孩子的脸于额头落下吻,语气温柔地说着路上小心。


前几天高瀚宇新戏开机,开始了早出晚归的碌碌生活,正好季肖冰新戏刚结束录制,有了大把空闲时间,于是偶尔会悄悄去探班,也就知道了和高瀚宇搭戏的女主角是刚出道时小火了一把的流量小花,目前急需曝光度。


他也知道那张所谓一起出酒店一起进保姆车的照片,彼时他正坐在那辆保姆车里提着宵夜,以犒劳犒劳辛苦赚钱的高先生。


看来那女演员是早有预谋。


季肖冰轻轻合上眼皮,根根分明的睫毛无故湿漉,赋予些垂头丧气的神采。浓密睫毛给他的下眼睑投射了一小片阴影,这小片阴影里仿佛蕴藏了整片宇宙的孤独,这种孤独是亘古的,永恒的,寂寞深深镌刻在这里头,如死海亦波澜不惊。


国内对娱乐圈炒绯闻的做法已经见怪不怪,投资商看的是利益,导演看的是数据,演员看的是名气,而炒作往往是最便捷的那条路,说到底就是各取所需。


在恋情中,季肖冰对高瀚宇付诸完全的信任,他与高瀚宇因一部戏结缘,而后日久生情,如今距确定关系已经过了快两年时间了,在这浮躁的社会里足以称得上是长情,怎么会因为几件绯闻而生罅隙。


只是。


季肖冰隔着家居服摩挲颈窝附近,那里有一枚硬物。指尖捏住颈上的细绳,他将那枚因沾染体温而发热的金属环状物提出来,垂下眼皮看了看,慢慢闭眼睛置唇上亲吻。


只是贪心作祟,他越来越不满足于现状,想要更多,想要长长久久。

 

 

 ——


 

季肖冰深呼吸一口气,用遥控关掉电视,随后将手机开机,瞬间屏幕蹦出了几十条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有经纪人的有朋友的,其中高瀚宇的最多。


还未来得及一一回复,门外就传来开锁的声音,季肖冰放下手机抬头望过去,只见高瀚宇还穿着剧组的衣服,脸上妆还没有卸,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满头大汗地叉着腰直喘气。


傍晚斜阳虚晃着从敞开的大门照进室内,瞬间将光线黯淡的客厅照亮,高瀚宇一把将季肖冰抱紧,劈头盖脸地就问“干什么不接电话,吓死我了你。”


季肖冰在高瀚宇太阳穴上吻了一小口“你怎么这么可爱。我就是睡了一觉,你着什么急?”


高瀚宇愣了下,眼睛跟探照灯似的把季老师从头看到尾,末了长吁口气“我还以为…你看见了那个新闻,要跟我发脾气吃醋呢。”


季肖冰什么索然什么孤独就都被阳光驱散了,剩下的只有满心无奈。好笑的朝高瀚宇脑袋瓜子上弹了一下,手刚收回,又被对方抓住了握在手心里,不禁疑惑地看了过去。


高瀚宇咽了口口水,手心逐渐弥漫出汗水,眼神却严肃。


“我刚拒绝了那个女主角的长期绯闻合约,想了想…”


“我还是想把我们的关系说出来。”


“我想出柜。”


季肖冰闻言怔了下,沉默良久,末了摇头,重重地闭眼,声音冷静却颤着尾音。


“还没到时候。”


确实是贪心作祟,他不断想象和高瀚宇光明正大的在青天白日里热烈激吻,在街头,在媒体的镜头下坦然牵手,然后被善意祝福。


他想要一辈子。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我们也无法承担最坏的结果,只能先脚踏实地,平稳过好当下,再等等好吗?”


季肖冰手掌盖在高瀚宇的后脑勺上,将无数酸意消融在吻中,消融在激烈的身体碰撞里。


“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的对吧。”高瀚宇是这么问的。


太辛苦了。季肖冰涣散的思绪卖力想着。在镜头里演着与高瀚宇的疏离,比这辈子演过的所有戏都难。


他咬住高瀚宇的侧颈肉,晦涩地嗯了一声。

 



那是难言的艰辛,是不见血的,不知与谁抗衡的争斗。

 

 

 

纵使洪流稍纵,岁月难熬。


在真正获得社会支持与包容的力量之前。


先等等。


评论(16)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