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砸摸着良心。

挖坑不填选手。

【瀚冰】论四点循环法则(1)

起点




季肖冰是踩着日子进的组。

 

毕竟只是个小成本的网剧,由于经费原因导致拍摄进度很紧张,剧组没有给他太多与主演们相处的时间。陌生的环境,快节奏的拍摄,纵使季肖冰适应能力强,也着实被这剧组的疯狂给震惊到了。

 

事实证明,后来他确实差点被这疯狂的剧组给逼疯。

 

他与另一位男主演的首次见面是在化妆间。

 

当日早晨六点半,舟车劳顿加上早起开工,季肖冰简直困的不行,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补眠,任凭化妆师拿海绵在他脸上拍打——入组第一天,他要与他的搭档“白玉堂”试戏。

 

其实季肖冰进组前看过对方一眼。饰演白玉堂的男演员穿着剧组的戏服站在阳光下,与身边的人勾肩搭背其乐融融,一身衣服在太阳下白到反光,亮得有些扎眼,却挺符合女孩们内心对白马王子的想象。


施磊偷拍隔的距离有点远,季肖冰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只是在脑子里随意勾勒了一下:这大概是个好相处的人。

 

化妆间的门打开又合上,十一月的冷风稀释了房间里浓郁的暖气,季肖冰疲倦的眼皮睁开一条缝,就看见面前横着只宽大的手掌,紧接着耳畔传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老师你好,我是白玉堂的饰演者高瀚宇。”

 

季肖冰的补眠被打断,他将眼睛完全睁开看向来人,抬起手臂握了上去,困得连笑容都扯不出来:“我姓季,季肖冰,你喊我名字就行。”

 

“季老师…合作愉快。”高瀚宇难得冷场了,张着嘴干巴巴地这么来了一句。

 

“合作愉快。”季肖冰回道。

 

根本聊不下去啊…高瀚宇缩了缩脖子,觉得冬季的寒潮伴随着这位季老师的到来而提前来临,令人狂打冷颤,他在心里的小本上给这个搭档打上了一个大大的标签——人如其名,冷冰冰的。


见高瀚宇半天不说话,季肖冰重新闭上眼,默默推翻了之前“这是个好相处的人”的结论,并在十秒内得出了真理,即,如果搭档不好相处,那他们最好没有相处。

 

——————


 

“卡。”施磊挥舞着大喇叭“白玉堂过来找找状态。”

 

季肖冰手臂环在胸前,看着高瀚宇试戏第三次出了差错,在心里微微叹气,到场外等化妆师补妆去了。

 

高瀚宇捧着剧本缩在施磊身边,边盯着季肖冰的后脑勺看边戳施磊的后腰子:“你给我找的什么猫?他都不爱搭理我。”

 

“别岔开话题。”施磊拍他的肩“季肖冰演戏很好的,你的状态确实不对。”

 

“哪不对啊?”高瀚宇立刻选择虚心请教。

 

“其实你当时试镜的个人戏很可以。”施磊比了比大拇指,然后再指向季肖冰的方向“但是和他站在一起,你就有问题了。”

 

“啊?”高瀚宇望向施磊。

 

“这样说吧。”施磊斟酌了一下词语“他是真猫,你是假老鼠。”

 



 


晚上九点四十五分,高瀚宇敲响了季肖冰的房门。

 

他此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来找状态,施磊白天说过的话在他脑子里盘旋不去,什么真猫假老鼠的,说的他云里雾里。他并非理解能力差,而是需要解决的办法,所以思来想去,他决定来找冷冰冰的季老师对戏。

 

然而戏过三遍,高瀚宇的状态却越来越不对味。季肖冰干脆停止了无意义的念台词行为,低笑一声:“谈谈吧。”

 

他笑起来太好看了,高瀚宇在心底赞叹,嘴上呐呐地问:“谈什么?”


“你对演戏的定义是什么?”季肖冰索性合上了剧本,认命地充当起了引导者的角色。


“充实一个角色,将角色变得立体,使其一举一动都具有逻辑性。”高瀚宇见眼前人架势端起来了,不由得挺直腰板老老实实地回答。

 

“基本没偏差。”季肖冰摸了摸下巴,视线在高瀚宇的脸上巡视一圈,突兀地问“你有没有什么全身心投入过的东西。”

 

高瀚宇愣了下,掌根蹭了下膝盖,再叠在一起相互摩擦,他的声音陡然变轻,听到耳朵里却格外凝实,他说:“舞台。”

 

“嗯?”季肖冰对这个回答略感讶异。

 

“我当时高中都没读完,靠选秀出的道,最开始只是想混这口饭吃,但是你应该知道,舞台这个东西很神奇的。”高瀚宇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笑“我每天练舞练歌,唱唱跳跳久了,有段时间就以为自己是为它而生的了,我喜欢站在舞台上的那种感觉,真的,聚光灯一打下来,好像我存在的价值就在这里了一样。”

 

高瀚宇说这段话的时候,浑身上下洋溢着愉悦的气息。

 

“后来我们团不太景气了。”高瀚宇话锋一转“我度过了一段…怎么说呢,不算痛苦,却足够迷茫的时期。不知道未来该干什么能干什么,我身后没有退路了,可时间不会等我,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这样至少我在前进。”

 

“那时候我一直高强度地工作,拍戏、主持…什么都接,来者不拒,最后我想,要不专注于拍戏吧?我就来演戏了。”

 

“于是舞台变成了我越来越遥不可及的地方。”

 

高瀚宇这段话十分的真情流露,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他居然向一个认识不满一天的人倾诉了这么多。或许是房间里暖气太足,或许是刚才季肖冰笑得太漂亮了,总之在这种莫名的氛围里,他对面前的人松懈了自己的防备,当这席话脱出口时,虽然有点后悔,但却格外轻松。

 

季肖冰在高瀚宇话音落下好一阵才反应过来,隔着酒店暖色的灯光,他有些看不清眼前人的脸。他倒是真没想到高瀚宇会给他回忆这些,惊诧之余,又不禁思考,他们俩统共认识没一天,高瀚宇为什么会毫无戒备的什么都说给他听。

 

“季老师,那些穿靴戴帽的话我就不多说了。”高瀚宇略微垂着头,看上去就像个青涩的学生“我知道自己状态总是不对,所以我想你能…帮帮我。”

 

“咳。”季肖冰拳抵在嘴角咳嗽一声,忍住摸上那毛茸茸脑袋的欲望“你演戏的技巧有,戏感灵,但是投入不够。”

 

“投入?”高瀚宇歪了歪脑袋。

 

“你不应该把演戏当作是人生道路里迫不得已的选择。”季肖冰无意识地捏折页角,冲着高瀚宇身侧的浮尘缓缓道“我演戏是因为爱好,所以我对每个角色都投入十二分的精力去塑造其灵魂。”

 

“而你,在一行爱一行,我希望你能由衷地喜欢演员这个行业,也希望你在演绎一个角色时,能够将自己投入进去,去挖掘这个角色最本质的东西,最后,我希望你能体会到其间的成就感。”

 

“你比我早进组,白玉堂这个角色我相信你一定做了很多功课,关于你无法找到状态这个问题,我的建议是先摆正一下你对演戏的态度,不要把它当成工作和压力,你能在舞台上找到价值,自然也能在镜头里寻得共鸣。”

 

“聚光灯下的舞台与镜头里的舞台其实并无差别,只要肯投入,至少能让自己满意,舞台就永远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不会远到哪里去。”

 

“你还有个要注意的问题。”季肖冰停顿了一下,终于严肃地看向了高瀚宇的眼睛“就是别把你要演的角色固化,束缚在框架里,演戏不是一种模式,演的像和演活了是两码事。”

 

“白玉堂这个角色,多投入一点,我想你能演活他。”

 

“投入…什么?”高瀚宇皱紧了眉头。

 

“感情。”季肖冰将页角搓平,端着杯子喝了口热水“共情也好,移情也罢,你现在能入戏就是最好的,到时候…我再帮你。”

 

“你会入戏吗?”高瀚宇抓紧了膝盖“这个题材,如果…我是说假如,连你也没法出戏呢。”

 

“我每部戏都会有一定的入戏。”季肖冰一字一句地说“这其实是取决于对方的入戏程度,真亦假时假亦真,但是哪个角色都无法掩盖本体,等杀青了自然能出戏,你会明白的。”

 

高瀚宇点头表示理解,随后站起身朝季肖冰飞快鞠了个躬:“谢谢季老师。”

 

季肖冰猝不及防,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有点目瞪口呆:“干什么呢你?没必要这样…”

 

“要的。”高瀚宇冲他眨眨眼“猫儿晚安。”

 

…这小子。

 

季肖冰在原地傻愣愣站了半天,兀自笑出了声,然后再次推翻之前的结论,得出了一个新真理,即,如果搭档好相处,那不妨和他多相处相处。


评论(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