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砸摸着良心。

挖坑不填选手。

【瀚冰】分手(2)

前文链接:【瀚冰】分手(1)


破镜重圆。

这大概是两个小别扭解开误会重归于好然后天长地久的故事。



————————————

2.

 

作为一个奔四的成年男性,季肖冰很少多愁善感,也贯不会悲秋伤春。

 

再见到高瀚宇时,季肖冰觉得自己的情绪控制得挺好,至少没那么狼狈。时隔一个多月,高瀚宇没什么大变化,谈不上精神抖擞,但比起季肖冰还是多了那么些神采。

 

两个人大概都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面对面打了招呼,甚至交流了好几句,虽然都是些泛泛的“今天天气真好”“好久不见”之类的话。

 

他们握了握手,熟悉的触感稍纵即逝。

 

季肖冰将手插回口袋里,指尖微微蜷曲。高瀚宇的手很烫,暖宝宝带来的那种不自然的热度仿佛化作岩浆,顺着他的指尖流进了胸膛,灼烧五脏六腑。

 

季肖冰知道高瀚宇习惯在冬季往口袋里黏暖宝宝,一囤就是一抽屉,一用就是一整个冬天。季肖冰在冬天容易冷手,高瀚宇就会把季肖冰的手往自己口袋里塞,美名其曰“资源共享”,季肖冰吐槽他就是个小无赖。

 

季肖冰突然很想抽根烟,让辛辣掩饰情绪,让雾帘遮住眼睛。

 


一周前季肖冰被经纪人通知有个生活类真人秀的节目邀请。这个节目在芒果台挺有名气,已经连拍了好几季,受众广泛,内容是在国外经营一家中餐厅,时间约为一个月。

 

彼时经纪人拿着合同来征询季肖冰的意见,说是征询,但言辞里满是这次机会有多么多么重要,那股急迫劲好像这档节目是她策划的一样。

 

季肖冰好笑地接过合同翻了翻,耸耸肩,“我没意见,你觉得好就去吧。”然后将自己的休假计划推迟。


经纪人吐出一口气,将合同卷成筒状握在手中,手指梳了梳垂在脸侧的大波浪卷发,“前段时间太忙了,这个综艺…节奏挺慢,很适合你,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以前从来没有上过这样的综艺。”

 

“你大可当它是次旅游,我们不要求出彩,能让更多观众记住有‘季肖冰’这么个人就行。”经纪人敲着手机屏幕,“敲定了的话我就给你办签证,过两天去和节目组签合同,等节目录制结束了我们就放长假,季哥你也恢复一下元气。”

 

“好。”季肖冰答应的爽快。

 

经纪人敲字的速度变慢,斜过眼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人,她向来不过多干涉自家艺人的私生活,只在工作安排上态度强硬,但如果私生活影响到了工作…经纪人换了种较委婉的说法,“你最近瘦了好多。”

 

大概算是望子成龙心切,这位大龄单身女青年操着老母亲一般的心,极力驱赶季肖冰身边的某只高姓恶犬,对于季肖冰的前途,她比谁都看重。

 

经纪人斟酌一下,“成年人了,不需要为这种事过于劳心费神。”

 

“行了你,我会调整过来的。”季肖冰笑着摇摇头,“你还不相信我吗。”


“季老师,你谈过的恋爱还没我多呢。”小助理拎着大包小包嘟嘟哝哝地走进办公室。

 

“你这小姑娘。”季肖冰从果篮里捏了个橘子扔进助理怀里。

 

“行了,谈好了,大后天去签合同。”经纪人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季哥,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确实越来越好了。”季肖冰拍了拍经纪人细瘦的胳膊,“加油。”

 


两天后,季肖冰举着手中的打印纸说不出话。

 

印在那张干干净净的人员名单上,排在他季肖冰的名字下——“高瀚宇”三个字,一笔一画,有棱有角,正静静的嵌在上边儿。


对工作,季肖冰一直秉承着“二诚”的态度,即诚信、诚恳。这么多年他从没违约过,并非支付不起违约金,而是懂得量力而行,他的导师对他说过“人贵自知”,做人做事都是这么个理…好吧,他承认,他想见高瀚宇,非常想。


但是当真正面对高瀚宇时,他想,还不如不见。他不想当感情里放不下的那个人,高瀚宇能抽身而退点到为止,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为什么他还在苦海里烂醉如泥呢。

 

 

 

季肖冰将手拢在嘴边呼了口气,白雾从缝隙中争相冒出。他的刘海有些凌乱,穿着低领毛衣,冷风吹过来,将高瀚宇留在他指尖的温度吹散。

 

没有戴围巾,失策啊。季肖冰吸吸鼻子,看向四周,这是块空旷的广场,周围摆着常见的录播器材,时间还早,只有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在忙碌着,他不像那些“前辈”,也不算什么“大宝贝”,按圈里规矩是要提前来的,只是没想到来得有点早。

 

可高瀚宇比他更早。

 

季肖冰到的时候,高瀚宇已经搬了个凳子坐在这里了。两人客套了一下,关系比sci第一部刚开机的时候还要生疏。

 

季肖冰腾起一股微妙感,他摒弃了心头的不是滋味,找了个背风的位置坐下,没一会儿,却看见小助理抱着一坨绿色的东西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怎么了?”季肖冰站起身。

 

“季老师,围巾。”助理将怀里的东西抖开,那是一条宽大的针织围巾,墨绿色的,看上去就很暖和。

 

总不会这么容易心想事成吧。

 

季肖冰接过围巾围在脖子上,诧异地问:“我记得我没有这种围巾。”

 

“呃…”小助理卡壳了,飞快瞄了眼高瀚宇的背影,又慌张地低头掩饰,“临时买的。”

 

季肖冰敏锐捕捉到小姑娘的视线,顿时像头部被撞击般脑子有些混乱,思维还滞留在小助理刚才看高瀚宇的那一眼上,他搞不清楚其中含义,也不敢胡乱猜测。

 

“季老师,我先回去了。”小助理暗忖不妙,慌张跑路。

 

在小助理离开了有约莫十分钟后,季肖冰才从原地挪动僵硬的步子。

 

他将围巾攥在手里,走到不远处去点了根烟,没有抽,只夹在指尖,然后半张脸埋进围巾里,深嗅一口气。高瀚宇的味道涌入鼻腔,让他几乎瞬间就红了眼睛。

 

高瀚宇那个傻子。

 

 

 

 

工作交洽好后,当天晚上他们就乘上了飞往墨尔本的飞机,因为人员较多,节目组十分壕气地包下了一整个商务舱。

 

季肖冰挑的座位离人群有点远,他不太能应付这样多人的场合,从前演小配角的时候是这样,之后还是。经纪人多次试图让季肖冰在组里建立好人缘,以扩张人脉,季肖冰不肯,认为缘分到了,自然会有交心的朋友,这比刻意建立的人脉更重要。

 

高瀚宇倒比几年前更活泼,很快和周围的人打好关系,大包小包的零食拆开,香味溢满了整个空间。

 

“不介意我放歌吧!。”年轻的女演员举着手,笑嘻嘻的模样很喜人。

 

众人纷纷表示不在意。

 

季肖冰戴着蒸汽眼罩仰面躺下,过了一会儿,耳边传来隐约音乐声,这是首很慢节奏的歌,适合助眠,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戴耳机的念头。

 

/在最高目标 望更高停不了/

/太固执或轻佻 我心 你了解多少/

 

缓慢的歌声与众人压低的细碎聊天声夹在一起,季肖冰很快就睡的昏昏沉沉。

 

在睡梦里,他恍惚听见众人在调侃女演员的听歌品味,恍惚听见众人互道晚安,他恍惚感觉到有人给他扯了毯子,然后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喊了一声大爷。

 

/任性怎治疗 问太多 不想答了/

/流泪了 最怕未流光 已经天晓/

 

《乌托邦》





tbc.


评论(20)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