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砸摸着良心。

挖坑不填选手。

【然访】私人司机(1)

坑x4…。

等待被命运rua弄被生活凌迟。

—————————


1.

 “高总,您的司机已经在办公室等您了。”助理抱着文件夹亦步亦趋跟在高访身后,快步出了会议室。

 

“…知道了。”高访略显疲惫地捏了捏眼镜架下的鼻梁,看了眼手表,随后整理了一下衣襟和袖口,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说实话,高访很不赞成聘请私人司机这种小资行为。奈何最近快过年了,应酬着实有点多,天冷更多人选择开车上下班,路上越来越拥堵,像高访这种有原则不酒驾的人,每次请代驾都因为交通原因要一通好等,占南弦看不过去,索性大手一挥:给你聘请个临时司机吧。

 

于是次日早晨十点钟,高访新上任的私人司机准点来报道。

 

高访刚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原本四仰八叉倒在墙边米白色沙发上的身影瞬间蹦起来,站的直挺挺的,其速度之快纵使是高访见多识广也难免被震住了。

 

“小伙子挺精神。”高访眼尖发现了沙发上的几个脚印,神情顿时微妙起来。他扶了扶镜框,隔着玻璃镜片打量起办公室里的这个人来。

 

新司机肩宽腰窄腿还长,脊背挺直,往办公室中间一站跟根绿竹棒似的,朝气十足。刘海下一双眼睛看起人来亮晶晶的,面容尚存青涩,又带着年轻人特有的精气神儿,十分吸睛。

 

光是冲着这张脸,高访绝对能给打上八分。他接着观察起对方的着装打扮,棒球帽反戴,一身外国牌子还挺潮,脚上踩着的篮球鞋比高访的皮鞋还亮。

 

等等。

 

高访顿了一下,抬起脸来询问:“你今年多大了?”

 

“报告…呸,19岁,高三了,在放寒假。”年轻人刚刚还在发愣,猛然听见老板的问话,瞬间站出了立定的姿势,说话磕磕巴巴的明显有些拘谨,插在兜里的双手握着拳,光看着都能体会到他那几乎要溢出体外的紧张。

 

“…你先等等。”高访眼角一抽,嘴唇紧紧抿住。抬下巴示意小年轻坐回沙发上去,然后拨通了占南弦的电话,在等待接听的过程中走进了办公室的里间。

 

“喂?新司机到了?”占南弦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语气里满是笑意。

 

“我真是太佩服你了。”高访站在休息室里,压着嗓子尽量将声音降低,“19岁的高中生,童工啊,亏你想的出来。”

 

“你先别急,这小孩是我朋友家的。”占南弦解释道,“他性子有点倔,家里人就把他踹出家门打寒假工体验生活来了,小朋友去年就考过驾照,对车的研究比对学习的多,我就说要不正好安排给你当司机吧。”

 

“你也太不…”高访一句不靠谱将将要吐出嘴,就发现隔间的门板被悄悄地打开了一条缝,紧接着小朋友的脑袋钻了进来。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沈浩然。”沈浩然挠了挠后脑勺,嘴里含着不知从哪变出来的棒棒糖,将脸颊顶出个鼓包。他的棒球帽也取了下来,满头碎发有些杂乱,毛茸茸的像只大狗一样,又黑又亮的眼睛专心致志地盯着高访瞧,生动诠释了什么叫目灿若星。

 

高访呼吸一滞,随后倒吸了口凉气。他不想承认他刚才有被这个叫沈浩然的少年萌到,但他没法欺骗自己。

 

“老板好。”见高访没有让他出去,沈浩然得寸进尺,整个身子都挤进了高访的休息室里,笑嘻嘻地说,“刚才其实我没反应过来,给老板留下坏印象就不好了。”

 

“你要是不满意,我就给你换一个…”电话那头的占南弦还在继续说着。

 

“不用了,就这小孩吧。”高访出声打断,然后挂了电话接着看向沈浩然,等他继续说。

 

“谢谢老板。”沈浩然适时地朝高访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高访轻轻捂住了左胸膛。

 

高访其实一直都想养条金毛。独身久了,他渴望那种温顺的,会撒娇的,能陪伴他左右的存在,除了伴侣,高访能想到的只能是养条狗了。奈何他工作忙,又是一个人独居,养了宠物也没法照顾,所以这个想法一直被搁置着。

 

直到他看见这个小孩儿——太像了,高访想,我都能看见他的尾巴。

 

“我姓高,高访,你可以叫我叔叔。”高访在桌边找到自己的车钥匙,揣进裤兜里,“工作要求我的助理应该已经详细告诉你了,这里我重新跟你说,其实我的要求相对轻松点,你不用负责早晚接送,只需要有应酬的时候跟在我旁边就行。”

 

沈浩然撇撇嘴:“高叔叔,这算什么私人司机啊。”

 

高访摸了摸他的脑袋,“听话,叔叔带你去看车。”

 

“高叔叔,反正我放假了空闲时间多,在家也是闲着,你就让我接你吧。”沈浩然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高访后边儿念念叨叨。

 

“叔叔——”

 

小孩儿拉长了尾调的声音很甜很腻,超级可爱。

 

高访轻轻咳了一声,耳尖有点红,这个沈浩然能耐还挺大,…或者是自己太吃这一套了。站在电梯里摁下负一层,他转念一想,这小孩本来就是出来打寒假工的,既然拿了私人司机的这份钱,确实是应该将本职工作办到尽善尽美,才能得到锻炼。

 

当然,不排除有别的因素在影响他。撇去心底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高访把兜里的车钥匙丢进了沈浩然的怀里。

 

“行了别撒娇了,明天早上七点半,不要迟到。”

 

电梯门打开,高访率先走出去。

 

沈浩然紧跟在后,单手插兜,手指插进吊环里晃了晃车钥匙,嘴角咧开了一个傻傻的笑。

 

“遵命叔叔。”



tbc.


评论(35)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