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砸摸着良心。

挖坑不填选手。

【瞳耀】宇宙飞船(1)

大概是个短篇。

依旧是没有写大纲的随缘更新。

 

飞行员展耀x帝国将军白羽瞳。

 

“来到1600年以后,奇迹竟然让我们再度重逢。”的故事。

 

*新人类全部带口音,所以展耀听错白羽瞳的名字。



——————————————

 

1.

宙历8739年,是新人类在柯迪尔星球落户的第1600年。柯迪尔星球坐落在缪斯星系,距离人类的母星地球800万光年,拥有上亿颗恒星,环境与地球极为相似。

 

1600年前,新人类的祖先排除万难,历经险阻,终于开辟了星际航道,紧急护送所有幸存人类和生物逃离地球。在那之后,地球受到不明撞击,从卫星传导来的图片看,地球在受到撞击后的一百年里,彻底荒芜。

 

新人类将第一架着陆的飞行器命名为“盘古”,将那一天称为“开辟日”。在1600年后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仍能在举国欢庆的节日里,搜寻到曾经辉煌壮阔的历史的痕迹。

 

那是时代的先驱们,雄伟高大的前辈们,为后世开辟的生存之路,是浩瀚宇宙如梭光阴里的神来之笔。

 

开辟日那天,新人类们站在世纪广场上,绕着保存完好的飞行器“盘古”一圈圈地跳舞打转,歌颂着伟大的先辈事迹,更甚者哭泣出声,他们的文化早已潜移默化地更改,口音也有所变化,但精神圣火仍永不停歇地传递着。

 

就在这人声鼎沸热闹喧嚣的节日里,空气中突然响起一声刺耳的杂音,紧接着清亮地男声响起,在外星的大气里清晰地传播,钻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嚓嚓…飞行器ZD-HB112,提出迫降申请。”

“收到请回复…嚓嚓,飞行器ZD-HB112,提出迫降申请。”

 

帝国高层们火速疏散广场上的人群,三小时后,一架通身银灰色的宇宙飞船迫降在世纪广场,将光滑的地面砸出一道深坑。宇宙飞船外观呈流线型,中央的舱室像个鸡蛋,尾部是放射状的管道,用来喷射燃料,尽管这架飞船显然燃料已经用尽。

 

所有的帝国专家都沸腾了,这突如其来的飞行器绝对!绝对只在古老的地球照片里见过!究竟是其他星球的人降临于此,还是迟来的曾经地球的幸存者?报纸争相宣传,星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飞行器的推测,高层召开紧急会议,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没有人敢试图靠近广场。

 

三天后,舱门打开了。

 

人们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通过全网直播,他们看见在世纪广场的一片废墟里,从飞行器梯架上缓缓走出一个手里抱着航天头盔的男人。

 

星际周刊的记者抓拍到了男人的照片,这张照片后来被放进了远古地球历史博物馆里。

 

因为这是一个跨宇宙的传奇。

 

 

 

“飞行员展耀,编号,1102。”男人谢过身边试图搀扶他的特种兵,冲面前的老人鞠躬。

 

“来自遥远星系的英雄,请问您能不能讲讲您的故事?”帝国元帅白色的胡须都仿佛在颤抖,他伸出苍老的手握住展耀的手,身边跟着负责翻译的古语言专家。

 

“先生,您不用请翻译的,虽然口音有些不一样,但我能听懂你讲话。”

“我从800万光年外的银河系来,母星地球,受委派绕轨道航行,之后却与地球卫星失联,在宇宙中飘荡了很久。后来我被卷入了星际漩涡里,那里的时间或许是凝滞的,我从漩涡中挣脱出来,兜兜转转,年久失修的接收器终于捕捉到了一丝信号,因为燃料即将用尽,所以我追随信号来到这里。”

 

老年人激动到流下泪来,他用手帕抹去,操着浓重的口音,哑着嗓子说:“这里是1600年后的柯迪尔星球,母星…地球,孩子,欢迎你回家。”

 

—————————

 

“滴——生命体征稳定,生命体征稳定。”

 

雪白的房间里,展耀躺在各种陌生的机器中央,冰蓝灯光将他从头扫到位,一遍又一遍,机器回应的永远都是:生命体征稳定。

 

“这简直是个奇迹。”面目清冷的医生隔着玻璃在白纸上奋笔疾书,身后跟着一堆做记录的专家。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与外貌不符的狂热逐渐蔓延在脸上,“太惊喜了,很少有人能平安穿过星际漩涡,远古人类的生命竟如此坚强,我真想现在就认识他…。”

 

敲门声响起,医生头也不抬,喊了一声进来。

 

皮靴在地面上踩出声响,听见这熟悉的脚步声,医生终于舍得抬头看向来人,“嘿,白sir。”

 

“帝国将军白羽瞳,拥有帝国最高权限,同时受元帅任命负责接洽这位地球人。”白羽瞳表情严肃,用手表扫出身份牌,待医生确认过后,陡然一下挺直的腰杆弯了下去,属于军人的肃穆表情也消失殆尽,他插着腰,冲医生挑眉,“公孙,他怎么还没检查完。”

 

“白sir,你不知道他出现的意义有多么重大。”公孙策兴高采烈地用手在刚刚写满的白纸上敲打,“就像当初的你一样…当然,他更加厉害,他成功穿越了星际漩涡,毫发无损,并且证明了星际漩涡里的时间是停滞的!”

 

白羽瞳托着下巴,在白纸上扫过一眼,然后眯起眼睛望向玻璃窗内仅穿一身病服的男人,目光夹杂着审视。

 

…啧,厉害了。

 

公孙策还在旁边自顾自说着:“他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虽然这个形容有点腻歪…但这确实能带动我们的进步,这是具有深远意义的。听着白长官,我一定要认识他。”

 

白羽瞳早习惯了公孙策在面对感兴趣事物时的聒噪,他扳过公孙策的肩膀,一字一句道:“听着公孙医生,我问你,他还需要多久。”

 

公孙策眨眨眼:“呃…现在就可以离开。”

 

白羽瞳拍了拍手上莫须有的灰,大踏步走进扫描室,与床上穿着病服的人距离越近,他的心脏莫名的跳动越快。当他目光近距离接触到这个人时,他想,这他妈长得就像个天使。

 

展耀的反应却很奇怪。他先是一愣,紧接着浑身剧烈地抖动起来,一双眼牢牢盯着白羽瞳,嘴里在低声念着什么。

 

“先生,您在说什么?”白羽瞳问他。

 

展耀伸手揪住自己的领口,冷汗直流,仿佛抓着什么救命稻草般,他的声音大了一些,问:“你叫什么名字?”

 

“白羽瞳,帝国最高权限将军,是您在适应柯迪尔星球日常生活的这段时间的负责人。”白羽瞳熟稔地点开手表,手却被抓住了。

 

“这个戒指是什么。”展耀指着他尾指上的银白戒指,发出质疑的声音。

 

“或许是我的先辈留给我的,不瞒您说,先生,我曾失去过一段记忆。”白羽瞳低头看向自睁眼时就戴在手上的戒指,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先生,我仅代表个人,诚挚地欢迎您来到1600年后的柯迪尔星球。”

 

展耀抓着他手腕的手陡然失去了力气,他其实早就做好了白羽瞳在一千多年前就死了的准备,只是刚才猛的看见同白羽瞳长得一摸一样的人,有些震惊罢了。

 

展耀双目失神,想着:确实,1600年都过去了,白羽瞳怎么可能还活着?倒是有可能在自己失联之后结婚生子了。

 

不过他想不通的一点是,白羽瞳结婚生子就算了,为什么连这个戒指都要当传家宝一样世代相传?靠,死耗子真过分。

 

“先生?”

 

“我叫展耀,来自1600年前的古地球。”展耀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带着疲惫不堪,还强撑着精神客套,“白玉堂先生,初次见面,你好。”

 

白羽瞳有些摸不准这个刚才还激动着现在就突然疏离的男人了,他挠挠后脑勺,扶着展耀的胳膊肘帮他下病床,“展先生,我们先回您目前的住所吧。”

 

展耀跟在白羽瞳斜后方走出病房,一路遭受了很多人的侧目。他在这种密集的目光下,突然很想调侃身边那位白家后代,告诉他自己和他先辈曾经是恋人的关系,如果不是当初自己的飞行器失联,这个世界差点儿就没这小孩了。

 

想到此处,展耀没忍住苦中作乐笑了出来。

 

白羽瞳回过头来问他,“展先生,您在笑什么?”

 

“我想我和你的先辈认识。”展耀应道,嘴角的笑又苦又涩,“你先辈的基因真强,你俩长的一模一样。”

 

“这是我的荣幸。”

 




tbc.

评论(9)

热度(46)

  1. dlhno1万砸摸着良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