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砸摸着良心。

挖坑不填选手。

【然访】私人司机(2)

私人司机(1)


————————————

2.


高访头一次旷班,只是为了带他的小司机去熟悉车,得知这个消息时管惕的下巴都砸在了桌面上。


“喂?!老高!你怎么回事,你被妖怪附体了吗。”管惕抱着电话开免提咆哮,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占南弦坐在旁边喝咖啡翻杂志,看似毫不关心,其实杂志都是拿反的。


“哎,干什么呢嚎成这样,我又不是没旷…”高访顿了顿,他好像确实没旷过班,于是摸摸鼻子咳嗽一声,“行了,我就是让他开车试试手,顺便熟悉一下去我家的路,你这个电话来得正好,和南弦说一声我请半天假,就这样,乖啊。”


嘟…嘟…嘟。


管惕抱着被挂断的电话瞪着眼流下面条泪:“占南弦,你说老高是不是被妖精附体了,他居然挂我电话。”


“没准是被妖精勾魂儿了。”占南弦打了个响指,“扣他全勤奖金。”



这边和沈浩然坐在车里的高访还不知道他的奖金被扣了,他把手机关上,看窗外街道倒退的速度逐渐减缓,车在十字路口的红灯前停下。


“行啊,然然开车挺稳的。”高访夸了一句。


然后他就看到小孩儿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透了。沈浩然从后视镜里飞快瞥了眼坐在后座上的高访,小小声地说:“我妈妈都不叫我然然…”


高访挑眉:“那我换个叫法?”


“还是叫我然然吧。”沈浩然陡然抬高了声调,接着又降了下去,“叔叔,你多大了啊。”


“三十。”高访托着腮,看着沈浩然饶有趣味,“怎么呢,为什么问年龄。”


“因为叔叔你太好看了。”沈浩然的尾巴又摇起来了,他耳廓的绯色蔓延到脸上。


“谢谢,然然也好看。”高访乐了,想着小朋友面皮怎么能薄成这样,太过于可爱了点。


沈浩然咽口水,熟练地转方向盘换挡,将车停在高访的小别墅门口,“是这吗叔叔。”


“对,就是这,明早如果交通状况不好可以允许你迟到一刻钟,但是公司八点半打卡,在那之前我们要到公司。”高访看了眼表,“到饭点了,叔叔请你去吃大餐?”


“我想吃牛排!”




沈浩然驾车去了高访常去的一家餐厅,两人坐了个靠窗边的位置,高访喝着温热的柠檬水,小孩在对面吸溜冰可乐。


“叔叔,你经常带女朋友来这里吗。”沈浩然吹气,吸管在杯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气泡声音。


“叔叔没有女朋友。”高访扶了扶镜框,“然然呢。”


“有一个喜欢的…但是现在不是很喜欢了。”


沈浩然耸拉着眼皮撅着嘴,小模样太委屈了,看得高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刚要开口安慰开导,却被来人打断了。


“老高,好久不见啊。”餐厅老板和高访很熟,亲自带着两份菜单过来打招呼,“你好久没来了。”


“年关临近工作太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哪年都这样。”高访收回撸狗子的手,站起来同餐厅老板握手,再介绍了沈浩然,“这是沈浩然,然然,这是张叔叔。”


“叔叔好。”沈浩然乖乖站起来。


“你好你好。”餐厅老板笑眯眼睛,“老高,在相亲啊?”


沈浩然的耳朵和尾巴瞬间竖起来了。


“不是不是。”高访连忙摆手,“你别逗我乐子了,我哪有心思谈恋爱。”


“是是是,你的爱人是工作。”餐厅老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们先点,有需要叫我。”


两人坐回卡座后,沈浩然慢慢趴在了桌面上,半张脸埋在臂弯里,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分看着高访,小心翼翼地问:“…那叔叔,你交男朋友了吗?”


“也没有。”高访握拳压在嘴角挡住笑意,弹手在沈浩然脑门上敲了个爆栗子,“小脑瓜哪有这么多问题,叔叔去趟洗手间,你想吃什么就先点。”


待高访的身影在拐角处消失后,沈浩然才把脑袋抬起来,如果此时有人经过看见,一定会惊讶番茄居然成精了。沈浩然的脸蛋热到冒气,他从玻璃杯子里把喝可乐剩下的冰块全部倒进嘴里,然后拿冰凉的杯壁捂脸降温。


沈浩然捂着脸,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听起来就像奶狗的呻吟。胸膛里的心脏越跳越快,让沈浩然慌张地压住胸口。怎么办呀,看见叔叔时的这种感觉竟然比看见林夏还要强烈…怎么办呀。


高访从拐角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小孩儿一手握着杯子压在脸上,一手摁在左胸口,愣愣地坐在那里发呆。


“然然,怎么了?”高访快步走过去。


“…没事!”沈浩然一个激灵,手中杯子一滑差点儿摔地上,他把杯子放回桌子上,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高访便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不去问,内心那股蓬勃的八卦欲却在熊熊燃烧。


“对了,你说的那个喜欢的人,怎么现在不喜欢了呢。”高访拇指与食指相互摩擦着,眼里迸射出自认为和蔼的光。


“我一看见她心就会跳。”沈浩然闷闷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高访,又低下头接着说,“可我今天发现我看见另一个人,心跳得更加厉害了…”


高访怔了一下,而后叹了口气。


“在你这个年龄会对优秀的、漂亮的人或事物心生仰慕是很正常的,不要一头热的觉得心动就是喜欢了,这样会给自己带来很多苦恼。”高访胳膊肘压在桌上,撑起身子越过桌面,手掌轻轻盖在小孩儿脸蛋上揉了揉,“然然,叔叔建议你还是要给自己一点时间自省,想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沈浩然仰头看向高访,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脏又开始加速跳动了,剧烈的心跳声敲击着鼓膜,在颅腔里无比清晰的响起。


他望着近在咫尺的漂亮叔叔的脸,心里头仿佛有只二哈在乱撞。





tbc.

评论(44)

热度(167)